背景简介: 今天早上, 近侍三日月一拉开锻刀炉, 就看见一个白色的球球抬头眨巴着金色的眼睛望着他。他沉默了一会儿, 于是带着这只Lv.1的幼鹤去了找一期。
于是, 本丸拥有鹤的日常, 就从早餐开始了。

事实证明, 和鹤丸在一起吃早餐是真的对身体不好的。一边吃早餐还一边讲笑话的鹤丸已经把几个小家伙弄呛水了, 而并没有认真听的山姥切则像一头蘑菇一样埋藏在人群中安静地吃早饭。他偶尔会留意一下三日月夹到碗里的是什么菜色, 除此以外他主要对付的就是面前的三种菜。
毕竟手不够长, 也不可以站起来夹菜。
"所以大家有想过吗! 自己如果被自己的名字 '同化' 了的话, " 鹤丸讲着讲着就突然站了起来, 虽然说在一群坐着的小短刀之间显得没什么特别高的。"我可能会变成一只仙鹤哦! "
"仙鹤? 那是什么? " 乱转过头去, 望着药研问道。
"啊, 大致是, " 药研放下茶杯, 沉思半晌, 举起了手比划着。"一种很白很大的鸟吧, 大概有这么高, 有着白色的长脖子和黑色的长腿, 翅膀展开来很漂亮的, 边沿是黑色。是一种传说中经常说到的仙人的象征哦。"
"诶——。" 乱双手托着下巴, 望了一眼鹤丸, 摆了摆手, 转回头。"仙人的象征? ...完全不可能。"
"说到仙鹤的话, ——那岂不是很值钱吗! " 博多突然精神了起来, 眼镜片熠熠生辉。"摆一只在本丸的话, 说不定可以带来财运哦! "
"财运..." 长谷部眉心微动, 不加言语。
"所以你, ——" 鹤丸转向五虎退, "会变成老...小老虎也说不定哦! "
"我、我吗? ..." 五虎退一脸慌张的样子抱紧了自己的小老虎, "那, 加上小老虎们, 就会有六只..."
"哈哈哈哈哈, 吓到了吗? " 鹤丸哈哈大笑了起来, "六只小老虎一起跑来跑去什么的, 小小惊喜一下也很有趣哦! "
平野沉默了半晌, 转过头去轻声和前田聊天: "那么...一期哥会变成什么呢? ..."
"一期, 一期...的话..." 一听见一期的名字, 鹤丸就立刻被吸引过来了。"那就是草莓吧! "
"唔嗯..." 前田笑了笑不说话, 给平野夹了一块油豆腐。
"药研哥, 说不定会变成药研哦! "
"那很奇怪吧, 乱? "
"说什么呢厚, 变成药研的药研哥——超! 可爱啊...! "
"啊..." 药研挑了挑眉。
"呐, 呐, 那我呢? " 乱转回药研身边, "一定会变成能够让人陷入迷乱的东西吧? "
"两只狐狸? " 鸣狐动着指尖, 操纵着小狐狸把问题转向小狐丸。小狐丸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 继续不以为意地一边吃着早餐一边任那边闹腾。
"所以说一开始就应该起一个更帅气的名字啊。" 烛台切笑着, 将刚刚厚问他要的果汁递过去给他。"再怎么强调青铜, 我也不过是切了个烛台啊。这下可好, 我可以变成一个烛台了。"
"所以, 只有我一个是人类的形态吗? " 歌仙一笑, 放下碗淡笑思考着。"嗯...因为是 '三十六歌仙' 啊。"
"哦呀哦呀, 不失风流啊, 歌仙君。嗯, 那还真是那还真是...稍稍让我想起了我的鬼女姐姐了呢。" 青江托着下巴笑了笑, 尾音上滑出一个暧昧的弧度, 目光与歌仙顺应相接。石切丸听后, 转头看了看青江, 淡笑不语。
数珠丸静静地自己吃着自己的早餐, 不时听见小夜和江雪讨论要共同合作变成一片雪夜江景的话题, 尽管江雪并没有怎么表态, 只是小夜在低声地说着。数珠丸依旧保持着平静的笑意, 而大典太不以为意地转开了头。
"我...我..." 不动行光双手环着胸, 低头思考着直到转来转去。"呐, 长谷部, 你觉得我会变成什么啊? "
"...不知道。"
"搞什么啊你...精神一点啊, 一大早的! "
"兼先生! "
看着堀川一脸期盼地望着自己, 和泉守尴尬地笑着转开了头。"我和你的名字都是自己老爹的名字, 我看这个话题上我们俩就算了吧。"
"诶——..."
看见堀川失落的样子, 安定和清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转向两人中间的两把小枪, 御手杵正不断地跟蜻蛉切解释蜻蛉切为什么会变成蜻蜓的问题。
"这还真是个值得困扰的问题呢。" 三日月捧起茶杯, 似是随口问的山姥切一句: " '三日月' 这样说, 如果我变成了一轮新月的话, 怎么样? "
"...那样的事情, 不要问我。" 山姥切撇开头, 表达自己不愿意参与话题的心情。
"话说, 山姥切, " 鹤丸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对面开始, 经历了千山万水绕过了长桌地从一期那里横跨到了三日月这边。"你呢? 想要变成什么吗? "
"...什么都不想。"
"山姥? "
"那个东西和我没关系。"
"那为什么要叫做山姥切呢? "

被式爆炸.jpg

评论(24)
热度(17)
© 小蜂丸/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