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这样的。
我写了一场出阵。
里面出彩的描写尤其在一期一振和山姥切国广的打戏上, 然而, ...战争后来别人的转述并不如此...

【避雷重点】继续是Lv.2的幼鹤和幼被设定避雷, 三山和鹤一期避雷, 设定一期是幼鹤的老师避雷, 设定三日月是幼被的老师避雷, 堀川也是个知道兄弟是什么东西的人, 而不是满口兼桑的, 这一点也请避雷。【正色】

...那么, 下面就是对比的一段...
是真的三山。真的鹤一期啊。
一定要注意避雷啊。【认真】

———————————————————— * 那么就先鹤一期吧。

【原文1】振哥(为了受伤的鹤丸而爆)的会心一击
...

"一期君, " 三日月移步退到一期身后, 微微侧首支会着对方。"这里暂时可以交给我一下, 去好好保护鹤丸。"
"...是, ..."
一期转腕, 用手背轻拭了一下唇角, 微喘了一口气后便倾身而至鹤丸身后。正当他想要将那把即将劈向鹤丸的大太刀的刀刃扫开时, 一把短刀猝不及防地打横飞出。一期心下一空, 身体比思考更快速地反应着, 抽刀一切便将其碎飞。清醒过来的一霎, 他近乎惊叫。
"鹤丸君...呵啊、... "
"啊——好疼、..."
"...!! ..., 退下! "
继刚刚那把短刀之后, 被其他胁差和短刀相继缠住的一期觉得, 他们似乎就是想要让自己看着, 鹤丸怎么被他们的大太刀折掉。
"...鹤..."
一期低低地喘息着, 垂下双手, 单凭身体的侧动躲开敌军的攻击。"虽然现在是为了什么而施展出来还不知道, 但是..."

但是...

"咳嗯、...啊...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鹤丸君...
这次的麻烦, 稍微多了...

——但是以吉光之名的刀的力量, 由不得你来侮辱!

他猛进一步, 压低身体, 挥剑之下如雷鸣电闪而过, 缠绕着他的短刀、胁差, 一并被震出半里。趁着将麻烦的敌军甩开的半晌, 他箭步往前, 冲到鹤丸身后, 看着鹤丸忽然振刃而起, 两人抬起刀尖直指敌方大太刀而去——
"哈啊, 有破绽! "
"请觉悟! "

...

—— —— —— —— —— *

〖转述1〗幼鹤转述一期会心一击以及和他(双剑合璧)共同出刃的场景
...

"一期他啊, 好——帅气啊! " 鹤丸站在小家伙们(粟田口短刀)面前, 讲起故事来手舞足蹈。他拽着一根树枝, 蹦哒了一下架出一个弓步: " '吉光之名, 不容侮辱! ' " 说罢 "咻" 地一声, 将树枝划开, "然后, 敌军: 砰——砰砰砰砰——地被震到飞开! "
"好帅!!! "
"呜啊...一期哥..."

...(中间省略)

" '觉悟吧! ' " 鹤丸立正着, 一手抬起, 另手架着树枝, 向前飞身, 刺入空气中。"这个时候我也找到了对方的破绽, 所以我就和一期——"
"好帅——!!! "
"哇啊啊..."

...

———————————————————— *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接下来是三山。

【原文2】被被(因为被三日月老师丢在那里不管任被打而重伤所以爆出)的真剑必杀
...

山姥切吃力地撑起眼皮, 却在看见三日月划出的靓丽剑气的一瞬间瞳孔一缩。鬓边的流苏随着翻飞的发丝, 飞舞着; 和服旋转着,升腾而起,僾若华苞怒放, 雍容而叫人为之一颤, 残喘的敌刀在一瞬之间似是被柔和而锐利的曲光撕碎般。哈...真是闪耀啊, 三日月。山姥切苦笑了一下, 咬了咬内唇, 勉强撑起身体。啊...已经体无完肤了吗。反正, 这样的话, 很快就会被冷落在一旁不管的吧? 我知道的...
...但是...
"...无论是因为我是模造品...还是因为我现在是这副小孩子的模样。"
他低声平静着说道, 侧了侧身子, 将刀尖从土里抽出来。抬起手, 用刀尖指着对方, 蓝绿的瞳中交杂地冲撞着层层的失真和强硬的支撑。"结果都是一样的。"

——我会让你知道小看我是你犯下最大的错误!

——

嗖。
总觉得...。
似乎有什么飞过来了。
...唔。真是太坏了...没有感觉了。
呜嗯...
三日月...
...

"做得很好。"

...

—— —— —— —— —— *

〖转述2〗堀川转述兄弟的真剑必杀
...

"——然后他呢, 一撑起身来—— '无论是因为我是模造品, 还是因为我现在是这副小孩子的模样, 结果都是一样的' 这样。"
"..."
在听见堀川的声音时, 山姥切像是被钉在了地板上。
"...然后, 一昂头甩下白色的被单, 金色的头发闪闪发光, '我会让你知道小看我是你犯下最大的错误' , 很帅气地这样说了! "
"呜哇..."
"金色的...! ..."

...

...(以下剧透)(就是解释那句 "做得很好" 的剧情)
[剧透1](重伤的)被被的梦境
...

"...唔..."
我...看见了什么。
"三日月殿! "
"真是战意盎然啊。"
"...! "
...三日月...?
"接, 接住了..."
"哈...没事真是太好了, 兄弟! ..."
...好高。
"回去吧。山姥切受了很重的伤, 要赶紧急救才行。"
...急救? 我吗? ...
"做得很好。山姥切。"

做得很好。

"...哈啊! "
山姥切猛然睁开眼, 望着天花板, 一下一下地喘着气。"梦吗..."

...

[剧透2]大家晚上聊天
...

"呜哇..."
"金色的...! ..."
山姥切闭上了眼睛, 叹了口气。
...拿我来当话题, 有什么意思。
他转过身去, 准备回房。"哦呀, 山姥切。"
"..."
山姥切再次钉在了原地, 转过身来低下头, 下意识拽了拽刘海。"醒了的话就过来这边吧, 大家都在这里。"
"...不, 我的话, 还是算了吧。..."
"来吧! " 乱和爱染站起身, 一左一右地跳到山姥切身旁将他推推搡搡地带了过去。"看见三日月殿抱着你回来的时候真是吓了一大跳呢! ..." 什么, 之类的。山姥切一直一直低着头, 随着大家的声音渐起, 他更深地将头埋进自己的怀里。安定笑着看着山姥切靠近, 起哄般地拍起了手。于是, 清光和堀川也跟着起哄来, 还有粟田口的几个小家伙们。
"我有些困..."
"金色的——"
"闪闪发光的! "
"..."

...

———————————————————— * 就是这样。

甜吗。
虽然说太晚吃糖对身体不好。
...不过我到底写了什么。

评论(2)
热度(71)
© 小蜂丸/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