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被最近很是沉郁。
虽然他似乎一向都不是很外向, 但是他看上去一定是因为最近遇上了什么才会那么沉郁。是的, 他发觉自己和自己的本体之间的联系似乎没那么直接迅速了, 本体受伤时, 自己总会迟一两秒才感觉到疼痛。
这种事情是在从他上次陪主去万屋, 万屋老板给了他一个扫晴娘开始的。"为你扫去阴霾哟, 被被。" 万屋老板这样说着, 然后将扫晴娘递给他。
那是一只会对着他微笑的扫晴娘。
但是几天之后他就发现这家伙会说话的事了。
除去一开始的打招呼, 这家伙喜欢在他的刀具座旁边乖巧地走来走去。再后来, 这家伙偶尔会坐在刀具座或者本体上, 在他一个人沉思的时候, 很直接地对他说出他内心在想的事情。
比如说, "主今天又复习到半夜还只睡了三个小时, 真的好担心好担心啊——"
...这样。
这家伙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 放任这家伙一个人走来走去似乎很危险。所以, 他就经常将扫晴娘拿着, 以防发生什么。
但是...
"早安呀, 被被。"
"...嗯。"
"啊——三日月真的是好漂亮..."
"...! "
"哦? 似乎在拿着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呢, 山姥切? "
"...没, 没什么, 不是..."
...貌似堵不住嘴。
被被试过对扫晴娘作出噤声的姿势, 然后扫晴娘微笑着作出了歪头的动作。
被被试过对扫晴娘说, 在别人面前就不要大声地说话了, 然后扫晴娘捂着耳朵(尽管小家伙没有耳朵)一边甩头一边晃来晃去地蹬腿(尽管小家伙并没有腿)一边呱啦呱啦地 "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
...还把牵着自己的头顶和被被的手之间的红色绳子扯得甩来甩去。
"啊...! "
粟田口家的小短刀似乎被被被手上的扫晴娘吸引了。他们跑了过来, 乱说着好可爱好可爱地揉了一把扫晴娘的头。
被被三二一地蹲了下来抱住头。

"...疼..."

被被最近很是沉郁。

今天继续是近侍的工作, 他不放心将扫晴娘丢在房间, 也不想要找个笼子什么的把扫晴娘关起来。所以他只好将扫晴娘带到了主的房间。
在进去之前,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 平静地对扫晴娘说, 不要打扰主工作。
扫晴娘: :)
被被: ...。
而当被被敲完门, 主打开了门, 却第一时间见到了被被手中被其他刀剑男子提过很多次的 "一个超可爱的被被不让碰的扫晴娘"。于是, 她很快活地就将扫晴娘拿在了手里。
"...! " 被被立刻要去抢, 但是主把手一收, 转过身就把被被的扫晴娘带走了。
被被: ...完了
"好可爱啊..." 主这么说着, 摸了摸扫晴娘的头, 戳了戳扫晴娘的脸颊, 还逗弄了一会儿扫晴娘软软的小身体。扫晴娘在她的手指间翻来滚去, 最后坐了起来, 整理着自己头上的那根红线。
"我喜欢你! " 小家伙昂起头, 这样对主说着。
"啊呀, 我也喜欢你呀。" 主笑了笑, "不过你叫什么名字呀? "
"切国酱! "

...

切国酱切国酱
切国酱切国
切国酱切
切国酱
切国

...

主回了一下头, 看向门边的山姥切国广。







后排单方面认主。
并且表白她。
主。...不, 阙。我很喜欢你。

评论(10)
热度(18)
© 小蜂丸/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