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Paro
#兰蓝
#3000/14000字左右的样子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古老而兴盛的丹麦王国。他们的国土背山靠海,富饶而肥沃;他们的疆域遍跨千里,地大而物博。他们的臣民们愉快而幸福地辛勤劳作着,物资绰跃,茂盛而充足。更重要的是,他们拥有一位可以让百姓们每天都过上欢脱的开心日子的国王,和热爱百姓的年轻王子。历代的国王们都热爱和平,拒绝战争,即使有外敌入侵,勇敢而热血的王子殿下绝对是第一位挥舞着长剑,将国家保卫在身后的人。
这个国家被音乐所守护着。人们相信,音乐可以洗涤他们的心灵,让他们保持着一颗纯净善良的心。不过,其实这并不具体。他们的国土不是背山靠海吗,在海里,就有一群一直一直在守护这片被缪斯所钟爱的国土的精灵。他们就是人鱼。美丽的人鱼们拥有清纯空灵的嗓音。他们在水中歌唱,传入空中,为国土带来福音与安宁;他们在水上歌唱,传向远方,使侵扰者为之所迷惑,从而驱赶他们。人民爱称他们 "丹麦的塞壬",也就是 "善良美丽而蛊惑人心的美人鱼们" 的意思。人鱼们深知自己的歌声的能力,因此如果是想要到海外面来的话,总是会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冒出水面,轻轻地唱歌。
每四年,秋季中旬的其中一个夜晚才会出现一轮巨大的金黄色的圆月。那是月亮为那群夜晚才出来的小美人鱼们带来太阳的光芒最多的一夜。那晚,人鱼们总会三五成群地冒出水面,感受从月亮上折射来的太阳的强光给予他们的愉悦感。他们在水面上击打着浪花,互相泼水,这是在水底打不了的水仗啊。还有的会跳舞,也许还会有一群人鱼围着一条正在水面上翻着花舞蹈的人鱼唱歌。这些乐事,可是在为岸上早已因努力劳作了一天后幸福地上床休息了的人民所不知道的呢。
然而,不知为什么,今天,这片乐土上的祥和却没办法感染那位敬爱的王子殿下。这几天他总是充满着忧郁。也许是因为国王要他准备继承王位的事情的缘故。唉...一想到在继任后就不可以再随心所欲地玩他喜欢的摇滚乐时,一股依依不舍的郁结就涌上他的心头。
于是,今晚这个国家里唯一一个睡不着的孤独的人儿,便靠在了自己房的窗边,眺望那夜下与天空几乎融于一体深蓝色的海洋。他低下头,看见了在海面上嬉戏的人鱼们,不禁产生了羡慕之情。啊...如果我可以像他们一样的话,也许就不会被一国之君之类的事情缠身了吧。这么想着,他的心更加灰暗了下来。
突然,远处传来了一个空旷的声音。他抬起头,之间人鱼们都停下了游戏,向天际边的那块孤单的礁石游去,脸上充满了喜悦与激动。于是,他便竭力放眼望去,顺着他们的游向望去。只见那礁石上,坐着一条碧蓝碧蓝的雄人鱼。他冰蓝的长发侧扎着,垂到肩上;尾部细密的鳞片紧致地排列着,在月光下反射着晶亮的蓝光。他的尾翼在礁石与海浪翻接的地方一下一下地拍打着,为正从他双唇之间流出的歌声而落着节奏。那一片的歌声,如天籁一般,将王子带到了一片神圣而空灵的境界,那里仿佛只由一片无边无涯的薄薄的水组成一般,眼前只有那条柔声歌唱的人鱼,还有他自己。他被深深地吸引了。但,每当他往前一步,那人鱼的身影就离他更远一些,犹如海市蜃楼一般,永远都不可抵达...
人鱼们渐渐拢住了那条雄人鱼。他们的神色显得是如此向往,尤其是雌人鱼眼里倾慕的目光。然而,他似乎并没有因此而感觉到愉悦,就像是已经习惯了被仰视的星星一般,继续自顾自地唱着歌。可能是因为王子的所有注意力似乎都被他吸引住了一般,歌声的戛然而止没有让他迅速反应过来。那一瞬间,那双跟海水一样清澈并浮动着波光的蓝盈盈的眼睛仿佛与远于岸上城堡内的那束炙肤而炽热的目光对上了视线,一阵急促的红晕漫上了他的脸颊。
他立刻猝不及防地,一个翻身跃进了粼粼波光中,利落而迅速得就像一道蓝光。其他的人鱼们也迅速地跟着潜入了海里,纵使他们的内心充满疑惑。

...

不知过了多久,当王子殿下反应过来时,那个迷人的身影已经从自己的视野里消失。圆月渐渐沉入海底,取而代之的是比她更明亮更温暖的太阳。
新的一天开始了。人民一如既往地辛勤劳作,国王一如既往地在大家休息的时候戴着傻里傻气的墨镜从天而降——腰上绑着钢丝地——在田野里与民众们载歌载舞,娱乐大众。
如果是平时,王子殿下一定会与随行的臣子们一起跟在父皇身旁,在百姓们愉快的歌声中获得在繁忙国事中的慰藉。然而今天他却没有了这个心情。他寂寞地在城堡里打转,脑海里满是那个亮蓝色的身影。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那个灵动的人儿啊,让他魂牵梦绕。那至清的歌声似乎已经勾去了他的魂魄,使他深深着迷。他想念他了。
连续几天,他都显得十分抑郁。国王曾经问过他怎么了,他强笑着表现出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内心的悖动却越发强烈。他想见他,然而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他是人类,而他却是人鱼。他没办法潜入海的至深之处去寻找他,更没办法期望他再上来一次。连续那么多夜了,他每晚都在窗边观望,却都见不到他望穿秋水的那个人,更别说...
连日的思念折磨着他。那个空灵的歌声仿佛正过分地在他的耳畔边萦绕不散,挥之不去。他感觉自己快被逼疯了,他对他的痴迷,想再见一面的欲求,不断不断地冲击着他的理智,使他坐立不安,无法入眠。他的身心似乎正一点点地被迷惑,被掠夺,被吞噬。
终于,忍受不住单思之苦的他,想起了一个绝对不可以靠近的人。那就是在这个国度的至幽深至黑暗处的一座塔里,被软禁的一位魔力强大的祭司。王子殿下从小就被禁止靠近这个国家最西边的疆域那里的,那座南边靠着最清冷的阴山、北边靠着最孤寂的海浪的高塔。不只是王子,还有这个国家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允许靠近。王子从来没见过那位法力高强的祭司,只是听一位很老很老的长辈说过,他是被上一世的皇后囚禁的,在她怀上现任国王之后的不久, 先帝驾崩, 因为一些不知为什么的事情而囚禁。小小的王子殿下虽然好奇,也三番五次地想要到西塔附近一探究竟,却总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震慑住。再加上强烈的恐惧使自己越发地驻足不前,只好打退堂鼓。然而这次,他想,自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他必须去。
重归这阔别良久的地方,王子殿下再次隐隐约约地感到了那种强大的震慑力。他莫名的恐惧感再一次涌上心头。他忍不住再一次驻足。
他抬起头,望向塔顶的那扇小窗。出乎意料的,他看见了一束白蓝色的光,反射着阳光映入他的眼里。这种蓝色使他莫名地想起了那碧蓝碧蓝的可人儿。他好像被安抚了一般,平静了下来。他坚信着,现在的自己可以做到任何事,他相信缪斯保佑着自己与那位歌声动听的美人鱼,相信神赐予他音乐的禀赋会拥有比魔法更神奇能量。于是,他勇敢地走进了结界。
在走进结界的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身体立刻被一股刺骨的冰风包围住了。他不禁颤了颤身子,但是他很快就正过身来,握紧拳头勇敢地走进去了。
一推门,他便感觉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冰雪之气。他不禁眯了眯眼。待到他适应了这里的幽蓝与暗淡的冰白后,便走入塔中央。这是一个圆形的塔,圆心处落着一排楼梯级。他走到楼梯口,踏上了第一级阶梯。顿时,刺骨的冰寒从脚心钻入体内。他强忍着严寒,用内心对那个人的炽热的感情支撑着自己的体温,沿着旋转的楼梯,一路往上。
一路上,刺骨的寒风都在刺激着王子的皮肤。但每当他想到只要能够见到那位祭司大人,说不定就可以让自己会到那位魂牵梦萦的人儿了。一颗坚定的心是不会害怕困难的。王子一步一步,在楼梯上走着,踏至塔顶。

...

—————————————— TBC ※

评论
热度(17)
© 小蜂丸/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