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Paro
#兰蓝
#7000/14000字左右的样子
#海的儿子【上】 地址见评论区

到了塔顶时,他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冰冷。他只见一位穿着白银色祭服长袍的长发男人,正坐在窗边的一张仿佛用冰雪制成的、泛着白气的半透明圆桌旁。他的目光直直地望着窗外,望着塔底的树丛。
鸟鸣声从塔外传进来,使安静的氛围显得越发寂静,冰冷的环境更加刺骨。王子殿下不敢妄言。取而代之的,是对他认真的观察。他发现,这位白金色长卷发的男人,他的一举一动都不像是为人臣子的祭司,反倒像是在某个从冰雪的国度中误入这个音乐国度的伯爵一般。他的面前放着一杯红茶,上面正一丝一缕地冒着白烟。正好奇着为什么在这种冰冷中会有温热的红茶,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不只是那杯红茶,连杯子本身,也是冰块。上面的白烟只是正在升华的冰所创造出的效果。
正当王子殿下在观察周围的一切观察得入神时,一个低沉醇厚的男声在他身边响起。"这里已经50多年没有过人靠近了,王子殿下。不知道这次您亲自前来,是有何故呢?"
王子殿下一愣,立刻转过头去,看向祭司。只见他这时已经是在直视自己了,仿佛雪光一般的淡蓝色瞳孔幽静而深邃。王子立刻反应过来,走到祭司面前。"你就是长老他们口里的祭司...卡缪大人吗? "
"的确如此,我的名字叫卡缪,兰丸殿下。" 卡缪英俊地淡笑了一下,站起身,面对着兰丸。"我希望这么称呼您不会导致您的不快。"
"...不会。" 兰丸回答着,同时想着应该怎么将自己的事情和卡缪说。"卡缪大人,你应该是法力很高强的祭司吧?"
"不只是祭司,我是巫师。" 卡缪回答道。"兰丸殿下,您这次来找我的目的,我都知道了。"
"...!  " 兰丸微微一惊,愣了愣不自觉扫到了那杯冰块般的红茶。"我早已透过清澈的茶水,窥探过你的心事了。扪心自问吧, 您,是真的爱上了那条人鱼了吗? "
"..." 兰丸低头,那条人鱼美丽的身影又一次浮现到了他的脑海里。"是。的确是这样的。为了能够与他想见,我才特地来寻求你的帮助的,卡缪大人。"
"要帮助你的话,实在是太容易了。" 卡缪整了整衣装。一连串金属的响声吸引了兰丸的视线。他认真地看了看卡缪的手腕和脚踝,居然都是被铁铐拷住的。铁铐连接着一大串沉重的铁链,延伸着,盘旋在角落里,堆成一座比人还高的小山峰。"这并不值得稀奇,兰丸殿下。被囚禁的魔者都被戴上这样沉重的负担。他们的长度只够我在这个塔内上下左右自由地行走,却不允许我走出这个鬼地方。"
"...所以你想我带你出去?" 兰丸迅速地心领神会。
"我在这里被囚禁,是十分冤枉的。只不过兰丸殿下现在大概是没这个时间听我说我的历史了。" 卡缪淡笑着说道,随即将手放在冰桌上。跟迅速地,冰桌上的冰动了起来,就像液体一样,旋转而上,最后凝成了一个小巧的透明瓶。"如果殿下能够把我放出来的话,我自然就会回到我自己的国家,不再干扰你们。"
兰丸听候,愣了愣。并不是出于害怕,而是不知道是否能相信这个人说的话。毕竟,这个人是从他的奶奶那代开始就被囚禁在这里,他想象不出来要有一个怎样的罪名才可以将一个人用如此残忍的方式囚禁那么久。卡缪仿佛察觉到了他的顾虑,便道:
"兰丸殿下不必顾虑我会对您的国家做什么。50年了,我只知道自己归心似箭。倒不如说,我从第一次见到您时就行过一次占卜,您是注定会改变我的命运的人。"
第一次见他? 兰丸迷惑了。他们两个这次可才算是初次见面吧,那...不过兰丸现在可没什么心思考虑这些。"...好吧。就这样吧。" 他答应了下来。"为了去见他也好救你也罢,我要怎样?"
"只需要请来一个我们国家的人,就可以救我了。" 卡缪拿起那个瓶子晃了晃,本来空空如也的瓶子居然呈现了粉紫色的光彩。"我的国度就在这片海对面的一块冰天雪地的陆地上..."

...

"太阳渐渐沉入海中,
月儿还没来得及升起。
紫罗兰色的夜空,
零散的星星才开始闪耀光芒。
浪花涛涛,拍打沙滩,
海边的岩石低声哼唱。
美丽的塞壬的身影何处去了,
要你窥探那无月的大海..."
兰丸走站在大海边,望着紫蓝的浅色星空下平静的水面。太阳的最后一小块金色在水面上脉脉徘徊,海面的粼粼波光闪烁消逝。
还不可以, 兰丸。
他拽紧了瓶子。
太阳还没落海,还不可以。
这首国家里妇孺皆知的民谣再次从他身后响起。他回头,遥望着里面闪烁的火光与人们跳动的身影。这时,他才回想起来,今天是四年一度的塞壬祭。塞壬祭是在月全满后15天,月全食的日子。他抬头,发现真的没有月亮,这才发现,距离上次见到那条雄人鱼,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然而现在,他终于可以去见他了,他却犹豫了起来。
"赶在在太阳升起之前,得到他给你的真爱之吻。"
卡缪的话语在他脑海里回荡着。"你并没有多少时间,但是以我的法力,效用仅此无多。"
得不到的话,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自己会重新变成人类。从人鱼居住的深海里——两万里以下——变回人类,在自己窒息死亡以前绝对无法到达水面。他深知这一点,然而,如果自己做得到的话,也许可以在深海之中与他长相厮守也说不定。但是...
他转过身来,凝视着自己的国度。"对不起。" 他喃喃着。一旦喝下这瓶魔药,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了。他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感到内疚,对国家的不舍使他纠结的心更加充满忧虑。
太阳渐渐沉下了海平面。人鱼的歌声渐渐从两万里深的海底下传上来,摇动着他的心。他想,他已经决定好了。即使要背井离乡,即使会失去性命,他都会去寻找,都会去追求那个梦寐以求的身影,那条让他牵肠挂肚的美人鱼。
太阳的光芒消失了。仅凭几颗初亮的星星,根本不足以点亮这片夜空。兰丸打开那瓶魔药,接触到海水的气息的药液开始发出幽幽的蓝紫色的光芒。他愣了愣, 随之,便像下定了决心一般,把头一仰,荧光色的魔药迅速地贯穿他的喉咙,倾入他的身体里。顷刻之间,刺骨的冰凉钻满了他的每一寸皮肤,深入骨髓。他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都被剧烈而急促的冰冻折磨着,瞬间失去了知觉。

...

等到兰丸醒来时,他发现自己,已经处于了一个满是蓝色的水的世界里了。他眯着眼睛,望着水波折射下来的一束束光线。他努力回想着,但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他唯一记得的是,在他失去意识之前,那个海啸般向他扑来的滔天巨浪。
这么说,现在我已经...
"...! "
他立刻清醒了,睁大眼睛。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面前的水蓝色是一双碧蓝碧蓝的湖泊一般的大眼睛。距离如此之近致使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醒了呐。"
一个清亮平静的声音响了起来。他立刻坐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身上承受着比平时更强大的阻力。这个是...水的阻力吗? 坐起来后,他更加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诸如接触到水体的眼睛没有灼痛感而是愉悦地享受在其温凉而清澈的流动感上;被吸入喉咙之间的海水并没有令自己呛到而是顺畅地进入了其中,在体内的呼吸器官一张一合之间获得了水中的氧气后海水从鼻腔中重新跑出来;皮肤变得更加紧致光滑,手肘和背后出现百褶裙般的鱼鳍,耳廓的鳍像小精灵的耳朵一样...不过,最重要的是,他的下半身已经变成了银色的鱼体。
见兰丸许久不回复,那条碧蓝的雄人鱼便转身游开,但还是在继续发话。"从那天看见你盯着我开始我就知道你会一直想我, 只不过没想到你会真的亲自来而已。你是怎么样变成人鱼的这个问题还是有点可研究的价值的,可是我没有兴趣。"
一连串的发话使兰丸感觉很迷惘。仿佛自己的一切在一瞬之间都被他洞悉透彻,早已不需要解释的事实之间似乎又缺乏一些解释。"...只有一晚。" 不知怎的,他只说出了这句话。
无须平添更多的解释,这一句话便足以诠释他目前的状况。"...只有一晚? " 前方游动的身影仿佛被一条无形的绳索猛地牵制住了一般。他微微回过头来,望着兰丸。"只要在太阳升起之前得到你的吻,我就可以永远和你..."
"如果得不到呢。"
"..." 兰丸怔了怔,低头。"那就会在深海内恢复人类的形态。"
对方愣了愣。
随即, 他冷漠地转过身去。"真的没办法理解人类的思维, 连基本的权衡轻重都不会。下来之前都不折算一下事件成功的几率。"
"..." 兰丸一下子被评判得哑口无言了。"我只是无论如何都想再见你一次。"
"所以才没办法理解你们。"那条人鱼不屑地转过身去。"现在你已经见过了。回去。"
被下了逐客令...? 兰丸愕然。
对方继续自顾自地往前游走。"如果趁着太阳升起你变回人类之前回到岸上,你就不会溺死了。这么容易的方法都想不到..."
兰丸听后,感觉有种无以名状的复杂感情涌上心头。是啊,这个办法也是可行的,自己可以再见他一面,也不需要放弃自己的国家。但是为什么呢,叫他现在回去,他却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了。
"保住了性命回去又如何。多少次都好,还是会想见你的吧。既然无论如何都没办法遏制这份思念,除非可以永远和你在一起。不然的话干脆死了算了。"
"..."
人鱼怔了怔,微微低下了头。
"...随便你。"
于是,他便自顾自地走了。兰丸立刻跟上去。
刚入水不久的兰丸,很快就适应了在水里的运动方式。他游到雄人鱼身旁,主动跟他聊起天来。"你叫什么名字? "
"是人类习惯了在问别人的名字之前不先自报家门,还是说这是王子特权吗。"
对方立刻冷不丁地来了句冷嘲带热讽的话,把兰丸猛呛一下。
"...我叫兰丸。" 他只好先把名字报上来 然后侧过头去,观察对方的神色。
"蓝。"
"什么? "
"听不见吗? 蓝, 我的名字。" 蓝微微皱了皱眉, 望了兰丸一眼, 便恢复了平日表情不多的神色回望前方他要去的地方,使得兰丸也情不自禁地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这里..."
他们游到了一丛很高很大很茂密的珊瑚群前。深蓝色的海水作为底衬,各种鲜艳颜色的珊瑚随波流转,轻轻摆动。珊瑚群上方有各种荧光色的水生物,比如带电的小水母群和亮着霓虹灯色彩的小鱼群。各种各样跟陆上一样繁华的盛景在海底重现,无论是各类型的店铺还是琳琅满目的商品,在广场上随着节拍和水滴一般清澈的声音舞蹈的人鱼们,都别有一番风味。越发地靠近,就越发地可以听见缤纷多彩的音乐声。虽然都是乐器的声音,却都是兰丸没听过的乐器的声音。虽然没有听见人鱼的歌声这一点有些令他失落,但是渐渐地,他已经沉浸在了这个和谐且充满律动感的海底仙境中。
"蓝殿下! "
不知从哪来的一个亲昵的称呼,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蓝殿下回来了! "大家激动地拢过来。"别靠那么近...混浊的水感觉很让人困扰。" 蓝的几句话, 顺利地遏制了海难的发生。"蓝殿下..." 有的雌人鱼们似乎受到了打击一般,尾鳍委屈地小小拍打着水,渐渐后退开。突然,她们留意到了蓝身边的兰丸。"诶! 蓝殿下,这位是...? "
"兰丸君。我在散步时遇到的来自异域的剑鱼。"
"来自异域的? 哪片水域的吗?  ..." 大家对这个答案充满了好奇,纷纷拢着兰丸问长问短。"在这里可是从来没见过银色的鱼类呢! ..."
蓝看其他人都顾着兰丸不理他了,他正好乐得清静。这样一来他就可以畅通无阻地游到祭坛上去了。从4岁开始,每四年一度的塞壬祭都开始由他的歌声掀起序幕了。人鱼族的族长认为,最适合诠释 "塞壬之美" 的歌声,就是最清亮、最纯净的歌声。那时的蓝便已经拥有了这样的一副嗓音。令人无法理解的是,蓝总是会在塞壬祭之前十几天都在负一千米以上的地方徘徊,不知道是喜欢那里的安静,还是景色可以给他的灵感。当这条小蓝孔雀鱼正准备回去参加他人生的第三次由他的歌声开启的塞壬祭时,在路上就遇到了这只坠入海中的银色剑鱼。
这时,兰丸正在被色泽鲜丽的鱼群围着。正在他应付不来濒临爆发的时候,突然,那个熟悉的歌声又响了起来。
"...隐藏在碧海深处的鱼儿..."
他立刻安静了下来, 定定地望向蓝。
"媲比水之仙子的精灵。"
精灵...吗?
"被缪斯一度宠爱的塞壬啊,
如今正沉睡在冰冷的海底。
缪斯,您遗忘我们了吗?
您赐予的力量,已经成为了诅咒。
我们无法重生,您离我而去。
坠落于深海的妖魔,
仍钟情于您..."
听见歌声的人鱼们渐渐拢近祭坛。飘浮在祭坛上空的蓝身后的那根巨大石柱顶端的黑色半透明宝石,在蓝的歌声下,折射出了海水中亮蓝色的光芒。
跟随着蓝的歌声,祭坛东北方向的又一条人鱼开口了:
"啊..."
那是一个和蓝的歌声可以和上旋律的低2度音,兰丸想着,却突然发现在那条人鱼那边的一小群人鱼都在轻声哼唱那个音符了。声音渐渐强了起来。
兰丸正疑惑着,突然,东南面的一小群人鱼们也在领唱的带领下跟上了蓝的音调,和上了一个接着那两个音符的高三度半的音。
"他们在做什么?  "
兰丸随口问了问他身旁的一条雌人鱼。"和声, " 她答道,"蓝殿下唱完颂歌后,八个声部会分别和上他的旋律,组成一个九音和弦。九音和弦在海水里震荡可以造成神奇的效果...兰兰也来吧! 啊,到我们了..."
于是,雌人鱼也跟着大家,仰视着蓝和他身后的宝石。这时,宝石已经随着第七、第八个和声的加入,亮出了红、黄、绿、白、紫、青、橙、粉等颜色,与在宝石核心深处发出的海洋般的亮蓝交相辉映,照亮了整个海底。
这是个听上去很和谐的旋律。人鱼们纷纷高歌,清亮纯净的声音在海水中飘荡,穿透夜空,直上云霄。兰丸被这摄人心魂的歌声彻底震撼了,各种音符仿佛带着缤纷美好的色彩在他面前徜徉着,宝石反射出的光芒令整个海底的所有生物都沾上了靓丽的光辉。像泉水一样清冽、像江水一样流动、像湖水一样明净、像雨水一样律动的歌声,人鱼的歌声,汇聚在一起,汇聚成为了如海洋一般深邃的、富有魅力的神秘的音调。身体中来自神佑的音乐的禀赋被感染着,被摇撼着,强烈地在兰丸胸腔里激荡着的音符早已呼之欲出。
"啊..."
最低沉的一个和声,由他一个人组成的音符,从他嘴里唱出来,和进了这至幽深至沉静的海底之歌中。他激动而忘情地闭上双眼,享受着震撼人心的十音和弦——横跨两个八度的十个和音,神迹一般的赞歌,在海水里震荡着,共鸣产生的力量是如此惊人。一霎那,一束银色的光亮夹杂着亮蓝的光辉,从宝石深处的内核中震荡而出,破开海水,划破夜空,照亮了整个海底。在不断涌流、不断折射的海水里,折射出的银蓝色亮光下,水中仿佛出现了穿着长裙四处游离的迷人身影。她们像灵魂一样透明,却又散发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她们在音符之间游走,弄琴鼓瑟, 轻歌曼舞,令人心醉。人鱼们望着她们的眼神中,透露出极大的愕然与惊喜,喜极的笑容随着眼角的光点溢出眼眶。美丽的和弦持续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仿佛这世上的一切的一切都已凝结,时光老人停下了旅行的步伐,驻足在这群色彩斑斓的人鱼歌唱出的令人震撼的歌声前啧啧赞叹,不忍离去。音符在海水间流连忘返,降低的声调是那么的依依不舍,仿佛不忍离去,不忍就这样停下这美妙的和音。待到兰丸发现身边的歌声都已经将尽未尽地低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刚才的自己已经完全投入其中了。他睁开刚才因陶醉而闭上的眼睛,那宝石正在黑暗的海底发出绚烂的光,与海底的所有物体、海水甚至生命体的色泽柔和地融合在一起。他望了望四周,内心莫名地涌起了一股愉悦。但是,他的愉悦很快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刚刚那个是你的声音?  "
他转过身去,不知什么时候,蓝已经站在他身后了。"是的。...怎么。"
"很奇怪的感觉。你的声音一加进来之后,就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蓝转过头去,望着在那边欢欣鼓舞的族长。"缪斯回来了...缪斯们回来了! 她们没有忘记我们塞壬...缪斯仍然偏爱我们塞壬! ..."
"...什么啊..." 兰丸皱了皱眉,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那是因为你的歌声。" 蓝面不改色地回复道。"刚刚的景象,是召唤缪斯。确实我们召唤了那么多个世纪都不见得会有缪斯降临,虽然说我也不相信那些说在塞壬祭唱赞歌跟和声她们会来的传说。但是,你的歌声与我们的和声确实可以召唤缪斯们,这一点的确没错。"
"哈?  "
兰丸愣了愣。他没想过自己的声音一和进来就会产生这种神奇的特效,而且还是千百年来第一次的神迹降临。
"...算了。我也不讨厌。" 蓝别过头,游到一边去了。
兰丸赶紧跟上了蓝。

...

——————————————※TBC※

评论(1)
热度(20)
© 八意思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