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铸#

睁开眼睛的时候, 我的眼前是一片模糊不清的白光。

我是...?

"你的名字叫药研藤四郎。"

...

"哟, 大将。我的名字是药研藤四..."
"你不是药研, 你是重铸品。"
"..."

"哟, 乱。"
"不要那样叫我! 只有药研哥才可以那样叫我! "
"..."

"哟, 不动。"
"你是谁啊? 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药研。"
"..."

"哟, 后藤, 厚, 信浓。"
"你在说什么啊, 信浓? ..."
"我说的是真的啦。今天呀..."
"呃唔, 什么意思? ..."
"..."

——我不是药研藤四郎。

"一..."
一期哥...
"抱歉, 药研。" 他抚摸着我的头, 轻声道。"你和以前的你, 真的一模一样。哪里都没有改变。"

但是, 你和以前的你, 不一样。

"对不起...你没办法代替他。"

我看向鸣狐。
...救我。
救我。
...救我...

小狐狸低下了头, 轻轻蹭了蹭鸣狐别开的脸颊。

——药研•重铸•藤四郎。
"差不多就是仿品的意思。"

我听见了声音, 我转过头。
"...山姥切..."
"——国广。"
他走到我面前, 低下头, 望入我的眼中。
"不是 '长义'。"

我被他接纳了。

"他们这样说, 没错。" 山姥切坐在屋顶上, 抬着头, 看着夜空中的星幕。"你不是药研藤四郎, 无论如何都不可以替代他。

"所以我也不可以替代山姥切长义。"

——我就是我。你也是。

"你大概不知道。三日月, 那家伙在现世有一个替身。
"名字是 '三日月宗近•影'。...尽管听着很风雅...
"那两个人不是同一个家伙吧。虽然我没有见过影, 但是作为三日月的替身, 那家伙总不会一点气场都没有吧。
"是, 你不是药研藤四郎。但是你的名字, 叫做 '药研藤四郎'。"

但这个 "药", 不是那个 "药"。
这个 "研", 也不是那个 "研"。
曾经的药研藤四郎, 已经不存在了。
你是...新的, 药研藤四郎。

"中国有个地方, 叫做 '圆明园', 曾经被外国的军队烧毁了。
"...是, 烧的。
"现代的人类总是在讨论, 到底重建圆明园这样到底好不好。
"我其实觉得不坏。但是果然, 重建了之后的那个圆明园, 绝对不是以前那个。历史, 装饰品, 材质, 各种各样。
"所以你的经历, 战绩, '前主' 什么的, 绝对不是以前的药研藤四郎的。
"存在即是合理。存在即有价值。你的存在, 让本来只能看见他的照片的大家, 重新看见了他。"

人只是恋旧而已。
既然两者的意义不一样,
那就不要做替代品就好了。

药研藤四郎的重铸, 让大家重新感觉到了当初和药研在一起的感觉。
但是, 现在的药研, 和过去又不一样。
那么, 不如将他看作是一把新的刀吧。

一个有着曾经的药研藤四郎的样子的
名字叫做药研藤四郎的
为了照顾大家而来到大家身边来的

——已经再也无法完成护主任务的
药研藤四郎的使命继承者

"...哈哈哈...如果是他的话, 知道了自己有重铸品, 一定会是第一个接纳你的人。毕竟他就是这样的人。
"所以你...

...是有价值的啊。

...

"呀呀——很人齐嘛! "
"小叔叔! "
"鸣狐...! "
"...嗯。"
鸣狐走到粟田口的各位之间, 降下身体, 看了看簇拥着自己的小短刀们。
"果然...

我们...调整一下对药研的态度吧。







最后补个 #药被# 的Tag【。
这里源御蜂, TR主山姥切, 口味清奇吃药被。
...煞个风景加句鹤山【ni
请药研们(和鹤们)扩我。谢谢。

以上是我对药研重铸的全部看法。
...啧。怎么说呢, 表达不清。
找我撕什么的还是算了。我已经过了那个一腔热血的那个年龄。
我只是...接纳他的存在而已。

评论
热度(15)
© 小蜂丸/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