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山姥切#
#初始刃总队长山姥切视角#
【进度: 11500/30000】

    所以说, 看见好看的东西后, 会害羞什么的, 也是...正常的吧。

    今天的出阵, 是自两个本丸联动以来, 第一次的完全胜利。所以, 又说着要开宴会什么的。
    但是...大家都喜欢的话, 那就好。
    在做完报告后, 我回到房间, 将行装安顿下来。于是, 我就去洗澡。
    因为这次的战斗值得参考, 我和审神者、还有狐之助, 从傍晚开始研究到了夜晚。所以, 在我拉开澡堂的门的时候, 我本来以为里面已经没有人了。
    但是三日月在里面。
    "真是忙啊, 总队长大人。" 他泡在浴池里, 隔着一团皑白的水雾望过来。这种程度的雾的话, 除了他的那一团深蓝的发色之外, 都看不清什么了。
    我将披布和领带除下, 放进一旁的柜格里。"因为要报告。" 如此说着, 我将外套和内衬依次褪下。似乎又意识到什么, 所以我便小声地补了一句。"...还有分析。"
    "哦噢, 真是尽职尽责啊。"
    我走到一旁, 先清洗干净在战场上留下的灰尘和污垢。哗啦哗啦的水落在我的发顶, 顺着我的身体滑下, 将我头上身上的泡沫都冲到了地面上。水落在地面上时很响, 盖过了别的什么声音。有好几次, 我都似乎听见了谁在小声说话; 但是把开关关上后, 只剩下身上的水在安静地滴到地面上的声音。
    ...错觉吗。
    所以, 在我刚站起身的时候, 我的耳畔就响起了一个温和清晰的声音。
    "稍微帮我一个忙可以吗, 山姥切? "
    心跳似乎猛地重了一拍, 我身体一抖, 紧张地迅速转过头。"...三日月? "
    那种靠近了就能明显地听出磁性的声音, 在耳边回荡。他的发尖挂着水珠, 不知是汗液还是水气, 正顺着他的颈流下。他的呼吸声平静, 但是很明显, 没有任何物件阻止他全身都散发着的刚出浴的热度倾洒到我的身上。
    ...太...太近了...
    "怎么了...吗。" 犹豫着, 我下意识后倾了一点点。
    "我已经很久没有擦过背了呢。" 他将毛巾递到我手边, "山姥切是很擅长照顾老人的吧? "
    "我..."
    "那么, 拜托了哦。"
    "..."
    结果, 我答应了给三日月擦背。我在三日月身后坐下, 重新打湿毛巾, 上肥皂。
    明明身上面也没有什么非这样清洗不可的脏东西...难道是喜好吗? 我一边想着, 一边想办法把泡沫沾满他的身体。不知不觉, 泡沫都沾到他的发尖了。
    "果然山姥切君很擅长照顾老人呢。" 三日月又这样说了, 话语里带着笑音。
    "是你要我这样做我才会答应的。" 我放下毛巾, 用木盆盛了一些温水倾倒在他的身上。"可以了。"
    "谢谢呀。" 他转过身来, 看着正在清洗毛巾的我。"那么接下来就是我帮山姥切了吧。"
    我手一抖。
    "...什么? "
    "擦背哦, 让我来帮你。" 他擅自将我的毛巾拿了过去, 煞有介事地开始上肥皂。"喂、等等..."
    "嗯? 怎么了吗? "
    "我就...不用了。"
    "为什么呢? "
    "没什么...。一向都不需要的。"
    "哦? 那就是没有试过的意思吧。" 他笑得更愉悦了, 拎着毛巾凑过来。"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哟, 就试一次怎么样? "
    "..."
    看着他笑得殷切, 我竟有一丝心软。
    "...那。仅此一次。"
    "好。"

    然后。

    "三、三日月...别, ...
    "啊, 哈啊...轻、轻一些...
    "啊别、别碰——那里、呵啊...! ...
    "咳、唔...快, 快停下..."

    "呀, 山姥切...真是可爱呐, 身体这方面。" 三日月停下了用毛巾摩擦的动作, 手指触上我的后背。"...!!! "
    "哈哈哈, 怎么了吗, 山姥切? "
    "...你在干什么。..."
    "只是在把泡沫抹匀而已哟。"
    "那也, ...嗯...啊、..."
    "很舒服? "
    "没...才没有! ..."
    "哈哈哈, 我明白了。"
    "...你..."

    ...

    "真的是..."
    我叹了口气, 拽紧披布, 将他拉到可以把我燥热的脸盖住的地步。最后, 三日月总算是放过我了。但是刚才发生的一幕幕, 却不断在我脑海里重播。镜头总是会停在最后, 他看上去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真是...所以说, 这样做就会让你很开心了吗。
    ...但是我既然一开始没有拒绝, 现在也不是那么的生气什么的, 只是...无论怎么说都觉得很奇怪而已。
    ...所以说害羞什么的。没有。

    ...

    但是...
    既然也不是害羞什么的, 现在的自己, 却总是无法释怀这件事。像是每次想起来, 都会莫名其妙地心跳加速一样。这样的感觉...我没有过。
    这样的话, 我...
    我到底...

—————————— TBC *

短。糖。其余章节见评论。
日更。明天见。
明天...慎。

评论(7)
热度(19)
© 八意思兼/Powered by LOFTER